樱桃直播app贴吧

弗莱迪站在讲台上,面带笑容。 “交易完成,这一次秘密拍卖圆满结束,虽然结果有些出人意料,但大家对生命之杯的认识 […]

弗莱迪站在讲台上,面带笑容。

“交易完成,这一次秘密拍卖圆满结束,虽然结果有些出人意料,但大家对生命之杯的认识,更加深刻了,也并不是什么坏事!”

下面的观众,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,坐在第一排,年龄大概十二三岁的金发少年。

事实上,现在已经没有人理会弗莱迪在说什么,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,讨论返老还童神奇的同时,手上还不忘打几个电话。

前排的几名老人,都围在那名少年的身边,一个个价值惊人的许诺抛出来,姿态轻松写意,眼神中却带着深深的渴望。

他们的视线贪婪的舔着少年水嫩的肌肤,似乎随时准备让他吞进肚子里。

而那名少年也陷入了陶醉,一手拿着银色的小镜子,不停的照来照去,另一只手反复的抚摸脸颊,爱不释手。

甚至连老朋友的利益交换,都听的左耳进右耳出。

生命,时间,返老还童!

这是无价之宝,区区金钱怎么能够相提并论?

盯着少年稚嫩的面容,在场的观众不止一次的后悔没有将拍卖的数额填写更大一点。

可谁又能知道,这东西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。

亲切感美女气质清纯街拍美照

弗莱迪走下来,对那名少年微笑道“公爵大人,或许您已经发现了,但是身为秘密拍卖的拍卖师,我有义务提醒您,您返程的航线,或许会出现一些小小的问题,希望您能够多加小心,提前做出准备!”

“谢谢弗莱迪!”少年公爵点点头,流露出几分感激“真的,我是发自内心的感谢,如果不是你发请帖给我,这生命之神的宝物又怎么可能会落到我的手里!”

“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!”

“没错,都是命运的安排!”少年点头“多谢你的提醒,我已经叫手下去处理了。”

“如果您需要帮助……”

弗莱迪微笑着送上一张卡片,轻轻鞠躬,转身快步离开。

生命之杯的神奇效果,先后出在三个人身上,这几乎是无法作为的证据。

真正的返老还童就在眼前,这些野心家又怎么可能会让它再次消失?

几分钟后,一辆纯白色豪车缓缓开上地表,容貌大变的兰福德公爵和秘书坐在后面。

“老板,佣兵团说他们已经派出了更多的人手,正在往这边赶。家里面也分出了部分人手,组成了一个小型的护卫队,最多再需要七个小时即可抵达。”

抚摸着精致的皮箱,少年样貌的兰福德公爵冷笑道“一群蠢货!外人没有骚动,自己却先乱了起来,看样子我们的变化已经有人传回去了,否则也不会这么焦急。”

“公爵,要不要……”

“不要轻举妄动,现在不是……卧槽!”

他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了两发火箭炮带着长长的白烟,一头撞进了车头。

轰!

车头猛得炸开,耀出一团火光,后半截车身整个飞起来,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,砸穿墙壁进了旁边的大厦。

刺耳的警报声立刻响了起来。

硝烟滚滚,街道角落处,四五个身穿特战服的男子跑了出来,有两个肩膀上还扛着冒烟的火箭发射器。

几个人顺着墙壁上的大洞钻了进去,随后就听见一阵切割铁板的声音,十几秒钟之后,既然拎着一个小型的手提箱,原路返回。

一辆黑色的公务车停靠在路边,几人鱼贯而入,还没等车门关上,车子就一个加速冲出了街道。

此时,两家小型无人机横空掠过,紧紧咬住公务车的尾巴,机枪一刻不停的扫射。

叮叮当当的声响,以及子弹打中迸溅出的火星,几乎闪耀一路,直接消失的结尾。

在此过程中,街道上有好几辆车子都紧随而去,玩命追逐着。

整个过程如同电光火石一般,从车头爆炸到袭击者消失不见,总共也没有用上20秒,街上的路人还没反应过来,袭击就已经结束了。

围观党迅速出现,他们围成了一圈远远的观望着,时不时拿出手机拍照或录像。

大厦因为火警,人们不断的向外疏散,人流很快将街道都堵塞了,救护车驶到街尾就再也进不去了。

几分钟之后,一只稚嫩的小手突然把住了洞口,一点点爬上来。

看那高档的西装和矮小的身材,带着血迹的阴沉小脸,正是兰福德公爵。

在他身后,好不容易才恢复青春的女秘书,此时正横尸倒地头破血流。

她运气太差,爆炸的时候人竟然被甩飞了出去,脑袋瓜子直接撞在了水泥地面上,当场完蛋。

兰福德公爵好了不少,只是在车厢内有些碰撞,除了头部有些许细小的伤痕以外,将意外的没有受太严重的伤。

伤势不打紧,心情却不美丽。

身为堂堂的公爵,英吉利有头有脸的人物,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?

想要使用生命之杯,派人过来谈就是了,只要价钱合适,什么都能谈!

没想到这帮人会这么疯狂,一句话不说,直接拿火箭炮轰,人心不古啊!

兰福德掏出电话拨了出去。

“弗莱迪?老朋友,你的预言成真了,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!地址是……”

说到这,他脸上露出了一个愕然的表情“记者这么快吗?已经上电视了?”

他一抬头,视线中总有一个采访车充了进来,刚好停后再救护车后面。

救护人员正在布置简单的场景,给附近的伤者包扎。

看到兰福德一头鲜血,两个女急救员立刻充了上来。

兰福德一低头,快步离开。

他堂堂一名公爵,要是被像小孩一样对待,以后还怎么见人。

好在弗莱迪的动作也不慢,刚挂断电话,就像保姆车冲了进来。

两名保镖下车,保持警戒。

弗莱迪坐在里面,面带微笑。

兰福德快步冲了上去,车门关闭,车子迅速离开。

随车的医务人员,立刻给兰福德处理伤口。

兰福德面色阴沉不说话。

弗莱迪沉吟了一下,苦笑摇头“说实话,我真不想你接触他们,这些人十分危险!不过看样子,现在只有这帮人能帮你把生命之杯抢回来。”

说着弗莱迪掏出了一枚金币,轻轻放在台子上。

“他们叫什么?”

“高台桌!”

头像

Author: admin

See all posts by (1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