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杯奶茶app

♂说→网 .,精彩免费阅读! 倾慕沉吟了一会儿,又道:“我的太子妃今日也被操控了。” 夜蝶闻言一惊! 她刚做完 […]

♂说→网 .,精彩免费阅读!

倾慕沉吟了一会儿,又道:“我的太子妃今日也被操控了。”

夜蝶闻言一惊!

她刚做完手术,身子不能乱动,颈部也有相应的支架护住她的脑部。

按理说,这里现在算是重症监护室了。

只是倾慕心急,有些事情必须尽快弄清楚,他要等到夜蝶的亲口陈述,才能最终下判断。

他虽年轻,却并不盲目。

倾慕又道:“可是太子妃在事发后立即给我打电话,告诉我一切。????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夜蝶有些不敢置信:“她……她不怕被废?”

一般这种情况,不管贝拉是不是被人控制,皇室都是必须严谨的家族,废弃她是必须的。

倾慕摇头,有些悲悯地望着夜蝶:“她当然怕。

但是她更怕自己会闯出更大的祸端来,所以她宁可冒着被废的风险,也要坦白一切。

短发的甜美少女的户外靓丽

她换来的是我们家的信任跟支持。

你知不知道,你刚进来的时候,你婆家是准备弃了你的。

三叔跟二叔聊过,二叔答应跟你离婚。

但是他们知道你是被人操控之后,不但没有落井下石将所有的责任推在你身上,反而恳求功德王来救你。

最后是功德王妃过来,亲自给你做的开颅手术。

他们打大头的电话,打的快要爆了,知道你脱离了危险期,还紧张地询问能否给你送餐。

夜蝶,你可知道什么是家人?

当他们以为你是敌国特工的时候,他们理所当然要放弃你。

当他们知道你被人操控,他们的心里,你是他们的家人,你是他们的纯灿跟诚灿的母亲。”

夜蝶的眼泪,汹涌而下!

倾慕凝眉,沉默了一会儿,又问:“你知道阿拉伯皇子海哲思吗?”

夜蝶一脸诧异:“啊?那是谁?我不认识。”

倾慕不再多言,转身离开!

关门后,倾慕站在廊上,问大头:“情况怎么样?”

大头将手机给他看,小声道:“没有撒谎。”

刚才,在房间里的一场对话,倾慕对夜蝶美其名曰没有使用测谎仪。

但是夜蝶身处皇室保卫处,她腕间的动脉仪已经将她细微的情绪起伏、心跳频率、微妙体温变化等参数记录下来。

这些数据同步到测谎装置,经过迅速地数据分析,最终给出相应的结果。

这份结果可以无声,也可以报警,只是技术人员提前将报警器关闭了,怕干扰医生们对夜蝶病情的观察。

而最终真实的数据,会同步显示在大头的手机上。

倾慕看了眼,不再多言。

看来,夜蝶真的不知道海哲思的身份。

她不知道海哲思是她的哥哥。

倾慕从楼上出来,红麒已经在夜色下站在车边等着他了。

载着倾慕上车,红麒直接开车离开。

倾慕从口袋里取出一只小巧精致的礼品袋,里面是迩迩给他的狐毛。

他从中揪出一小撮儿,用打火机烧掉。

车厢里有淡淡的糊味在蔓延。

然而下一秒,迩迩便乖巧地卧在倾慕的腿上,一眨不眨地盯着他:“爹爹。”

倾慕含笑抚着它华丽的长发:“迩迩是男子汉,爹爹也是男子汉。

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保护娘亲跟妹妹,对不对?”

迩迩用力点头。

倾慕又道:“那好,我们去找欺负了娘亲的人算账去。”

红麒之前火烧北月皇宫的时候,是遁地过去的。

虽然有的路口被炸了,但是他从来都是留一手的人,倾慕去见夜蝶之前就给他发短信,问遁地去北月皇宫的可行性。

红麒刚好也答应了凉夜,要帮忙查北月犯罪的证据。

于是红麒直接过来载着倾慕,别的都不说,只说:“殿下,我在楼下,随时可以出发。”

倾慕心疼迩迩今日耗费了过多体力,于是从车里取出一瓶露珠递给它:“喝吧,喝完睡一觉,到了爹爹叫你。”

迩迩乖巧地化成人形,将一瓶露珠喝了,然后再变回小灵狐躺在倾慕怀中睡了。

哪怕这一刻不在皇宫里,哪怕不知道下一刻要去到哪里。

但是有爹爹在,迩迩便什么都不怕了。

三小时后,车子停在倾慕曾经到过的树林。

今晚的夜空晴朗,星光熠熠。

风吹过,倾慕还能想起最初的时候,带着云轩跟倾蓝,还有战士们一起过来的场景。

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?

那时候,清雅困在北月的钟楼里,等着倾蓝去救。

面前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,往事如烟,将那些没有心的人,越吹越远。

终于,红麒看着时间,道:“殿下,下一辆就是了。”

不远处有列车疾驰而来,这一次再也不用倾慕不要命地往车上抛绳子往上爬了。

红麒拉住倾慕,脚尖轻点,就将他跟怀中的小灵狐带到了车厢顶端。

大家找到闲置的货箱安静而坐。

窗口有淡淡月光笼罩过来,红麒仿佛看见倾慕的眼角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。

不过下一瞬,却又看不见了。

迩迩一路沉沉地睡,月光对于狐族有强大的修复作用。

所以倾慕专门抱着迩迩对着月光坐下。

到了北月,迩迩便凝了个结界,将他们自己包裹在结界之内不让任何人发现他们。

它被倾慕塞进衣服里,他们一起随着红麒钻入地道,潜入北月的皇宫内部。

终于到了眼前无路可走的地步。

迩迩乖巧地循着倾慕的意思,释放出灵识,开始寻找假死的云青兮,还有那位始终藏匿在北月深宫中的邪术高人。

皇宫很大,需要时间。

红麒看着时间,还有两个小时,天就亮了。

终于,迩迩认真道:“我看见嘟嘟的外婆跟外公在一起。

他们在地下的房间里,而且那个住处好像还不错,瞧着什么都不缺,跟小地宫一样。”

倾慕一拍额头:“我真是笨死了!”

当初云澹兮拘禁他们一家的那个地方,其实就是今日云青兮的藏身之处。

红麒吐吐舌头:“殿下,您要是笨死了,我们还活不活了?”

迩迩蹲在地上,很认真地画着地形图。

记熟路线,倾慕命令迩迩在原地等着,让红麒继续遁地带自己过去。

迩迩不依:“爹爹!万一你有事怎么办?”

“等着,我们很快会回来!”

倾慕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傻孩子,你是要修仙得道的良善之辈,爹爹怎能舍得让你稚嫩的双手沾染腥臭的鲜血?

倾慕也不是不能交给红麒去办。

当初他让云轩倾蓝他们发现云澹兮就灭口,结果他们没有。

当初他让倾容他们找机会杀死云澹兮,结果他们也没有。

倾慕年纪不大,却经历太多,他从倾蓝坎坷的成长之路上,也能总结出一些经验,鞭策自己。

寄希望与别人,只能说明自己对这件事的成败结果并不真正在意。

若是真的在意,就自己一力承担,亲手去争取。

若是自己无法承担,那便承认自己痴心妄想,量力而行。

否则,没有这个能力,还要痴心妄想,还要拉着别人一起淌浑水,往往结果并不尽如人意,只能累人累己。

红麒帮着倾慕打开了地宫司南夫妇所在的卧室通道。

倾慕悄然往外钻,安静躺在地板上。他能听见房间里有隐约的均匀的呼吸声。

:

头像

Author: admin

See all posts by (1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