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二维码下载app最新版

宋辞脑子打结,见他这般,心里却有点骄傲。 “在想什么?”他问。 “在想上学时是不是也是校草。”宋辞望着他冷翳的 […]

宋辞脑子打结,见他这般,心里却有点骄傲。

“在想什么?”他问。

“在想上学时是不是也是校草。”宋辞望着他冷翳的面庞,浓密纤软的睫毛颤了颤,又担心霍慕沉会被问得不开心,只能小小的声问。

霍慕沉俊美的面庞陡然阴寒,拉住她往外走,寒声说:“不是,我上学时期一直都不是好学生,比较叛逆,经常翘课做我自己的事。”

宋辞迷茫怔住,可是她仅有记忆里,霍慕沉都是一等一的好学生。

难道这也是错误记忆?

“不过所有的考试我还是会去做,翘课不好,乖乖上课。”霍慕沉凛然朝车走去。

宋辞坐在副驾驶上,抓紧安全带,歪头看向霍慕沉,惴惴不安的问:“刚才在众人面前暴露的身份,那要怎么办?”

“小辞,在说什么?”

霍慕沉伸手启动引擎,挂挡,踩着油门朝帝凰酒店开去。

宋辞:“就是说不方便暴露在外人面前身份,要是让有心人看见,肯定又要编排!”

“谁敢编排我!”霍慕沉冷冷的一句话把宋辞怼得哑口无言。

清纯软妹格子衬衫温婉笑容青涩私拍图片

缓和几秒后,宋辞才敢说:“那今天学校里所有人都知道来华大,暗中的人会不会想办法去针对,或者趁机对付M&R!”

“M&R有陆子衍,不需要我们动手,”顿了顿,霍慕沉又清了清嗓子,温和的嗓音慢慢淌出来:“而且,我要是不亮出身份,有人欺负我家小辞,怎么办,嗯?”

宋辞喉咙有些发涩:“……”

她说不出来话,霍慕沉斜睨一眼,无奈的扯了扯唇角:“不会有事,我明天给个惊喜,嗯?”

“什么?”宋辞咕哝一句。

“明天比赛再告诉。”霍慕沉分明的指骨转着方向盘,想着明天她惊喜的模样,嘴角翘起微妙的弧度,沉沉道:“明天比赛,小辞准备的怎么样?”

“我要说我把其他几家公司都要的系统都提前做出来,会不会不信?”

“我信,”霍慕沉面容阴凉,一双眸子盯紧前面红灯还剩下的二十秒,他指尖有节奏的敲在方向盘上,俊美的容颜微侧过来,似笑非笑的看向宋辞胆小忐忑的模样,说:“我家小辞说什么,我都信。”

宋辞小心肝颤颤的。

她怎么觉得明天也许不是惊喜,而是惊吓呢?

迈巴赫停在帝凰的地下车库里,霍慕沉带宋辞乘坐私人电梯回房间。

他冷冷的说:“明天的比赛,小辞要赢。”

“嗯?”

宋辞懵懵的。

她其实更重要的目的是来找人,如果能找到上辈子的那个人,高薪聘用过来,也许就可以让E星更进一步!

当然,她可不会告诉霍慕沉,特地来找一个男人!

“AK给苏雪凝下达死命令,如果她输了,AK就会辞退她,老六也会退婚,懂?”

宋辞狠狠一震,两只手不断绞住,握住满手汗,她心里压力骤然加大:“如果不能……”

“没有如果,就是有,我把如果杀了。”霍慕沉难得开玩笑,语气却肃杀狰狞,让宋辞半点想裂唇笑起来的心思都没有,有的只是浓浓的忐忑不安。

霍慕沉将宋辞细微的表情纳入沉鹜的眼底,低低道:“明天,M&R会到齐,不用担心。”

他用房卡刷开门,拽着还楞在原地的宋辞,将她推到墙壁上,低低吻了吻她唇角:“况且,我家小辞不是把所有人程序推出来,不是?”

“可是……我做不好,陆子衍要怎么退婚?”她瞳仁缩了缩,咬唇道:“我们的事都已经连累到他了,我不想他以后的妻子会误会他。”

和霍慕沉一样,宋辞也护短!

她垂下睫毛,倔强的皱起眉头:“霍慕沉,我们是不是对不起陆子衍?苏家这个王八蛋!都怪,就是,没事和苏雪凝说什么话!”

霍慕沉周身陡然升起阴骇之气,看向宋辞白净秀丽的面庞泛起冷意,还滚动着浓浓的幽怨,出口的嗓音不自觉冷厉:“没有。”

“就是!”宋辞把所有错一推,乌黑明亮的眼眸亦付出倔强和愤懑:“反正都是的错,我没错!”

霍慕沉盯着她,顿了顿,冷笑了一声。

“三哥三嫂,我终于明白们家为何如此富有的缘故了?”从他们身后传来陆子衍痞里痞气的声调:“们家进门出门都不开灯全靠大自然的馈赠,是不是?”

“就是啊,三哥,我们好不容易过来一次,就不要再秀恩爱,重色轻友。”又一道清爽嗓音洋洋洒洒到宋辞耳朵里,让宋辞惊了惊。

房间里不止一个人!

她摸着自己的心口,自我安慰:“没关系,宋辞,丢脸已经成自然,习惯就好。”

霍慕沉抬手将宋辞身后的厅灯摸开,看向宋辞乖巧得缩在他胸口,心尖被暖暖的热流浸润得柔然且温热。

忽而,他高大的身体转过来,挡住宋辞半张侧脸,对面前的‘不良少年’道:“以后有老婆,也可以重色轻友!”

不良少年:“……”

陆子衍:“……”

坐在沙发角落里,双腿交叠的男人听到霍慕沉冷冰冰的字眼满满抬头看过来,他身上裹着商人典型的深沉和不苟言笑的一板正经,看起来就像一块温润内凉的玉石,可他的芯又是黑的。

他轻启唇,说:“老三,介绍。”

宋辞乌沉沉的双眸定了定,小脸慢腾腾的僵了起来。

在男人的视线里,她看到浓滚滚的算计还有独属于男人的成熟稳重。

比起霍慕沉更加沉重,甚至是可以一沉到底,做事也是有条不紊。

如果说霍慕沉身上还夹带着桀骜不驯和冲动,那面前的男人绝对是玩弄人心的上位者!

“宋辞,我妻子。”

“乔冷白,二哥。”

“三弟妹。”乔冷白问好。

宋辞鹿瞳微颤,本能的紧张,颔首问好:“二哥好。”

“三嫂,我是年墨。”不等人介绍,‘不良少年’便自报家门,笑着说道:“排行老八。”

听到介绍,宋辞转头就看到眼前脖子上挂着耳麦,还戴着黑耀色耳钉,身上流泻点痞气还有年少冲动的干净清爽。

宋辞感觉很舒服,微笑回道:“年墨,好。”

“别那么拘谨,我们可是从三哥嘴巴里听到好久,这次终于有机会见到活人了。”

头像

Author: admin

See all posts by (1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