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奶app免费

六点四十五的时候,那2号公车才开了过来。颜春也知道只有公车才是有收费标准。而其他的车真还说不出一个标准,也就是 […]

六点四十五的时候,那2号公车才开了过来。颜春也知道只有公车才是有收费标准。而其他的车真还说不出一个标准,也就是胡乱收费,漫天要价。

颜春看了看那司机,怎么就一个人呢?司机却是说了一句:“自动投币。”

颜春才留意到在自动投币机上写着3元,也就从口袋里摸出三块钱投了进去,小心的问:“师父,这车到正太鞋厂吗?”

“到。”车上也就几个人,除了一对情侣外,也就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。背着一个包,也是赶早的。

“那到了提醒一下我。”颜春小心翼翼的说。

司机没有应声,也没有回头:“那正太鞋厂就在一边,那是个大厂。很好找的。”

“我去找我老乡。”颜春对这司机到是说真话,都是一面之缘,说真话,人家也未必会相信,也就是聊天而已。说假话,别人也会当真。

车子越来越多,人流也越来越多,都是一些赶时间上班的。当到正在鞋厂门口的时候,车子都满了人中间上下不知多少人了。颜春都忘记时间了,听到司机大声说了一句:“那个提包的,正太鞋厂到了。”

车子停了一下,颜春下了车,感激的冲司机点了一下头:好人啦好人!

颜春顺着司机的手指看了看,那正太鞋厂四个大字在门口一广告牌上特别醒目。没有看到狗儿三的身影,也就用手机拔了一下电话号码?

“在哪?”狗儿三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耳朵里。

颜春想到昨天晚上的憋屈,心里涌上一股暖意:“兄弟啊兄弟,我到了,厂门口,呢?”

青纯的一个人

“我来了,都快上班了,我还以为又坐过车了,正打算打电话呢?”

颜春看到一个穿兰色厂服的人走出门口。揉了揉眼睛:没有看错吧?这狗儿三脸变白了,身材还是那样壮,就是个子还没有高仍然要比自己矮上几个点。

狗儿三也看到颜春立即迎了过来:“怎么现在才到,跟我打电话时,我直还以为今天晚上的车,我也打算晚上不加班去车站接。”

“怎么可能是晚上的车。”颜春不解。

“是晚上十二点过了也就是0点12分打电话给我,那时说是明天的早上八点的车,看看时间。”狗儿三在手机上点了几下,一下子就把两人通话的记录给调了出来:“看上面都有时间显示。”

颜春无语,这真还是自己的乌龙,不过现在都到了,说这些也就毫无意义了。

狗儿三对颜春说:“先去吃个早餐,我现在先进去,等一会儿我跟我们老大说说,只要同意,就可以进厂。”停了一下,看了看颜春手里的东西:“还是把包给我,我放到门卫室去。”

“怎么忽然想到要来,过年时,我让跟我一起来,又不来,舍不得丢掉这工作,现在这时间来有些不是时候。”狗儿三对保安说了几句,保安也是熟悉的。

“不要走太远,要是可以的话,等一会儿就有人来叫填表,那也就在保安室。”伸手对颜春说:“把的身份证给我。”

颜春把身份证给狗儿三的时候,却是看到一个女孩子就在狗儿三身边不远处,看着。

颜春一直觉得自己比狗儿三要帅气有帅气,要脸蛋有脸蛋,要身材有身材。心里起疑:难不成这个女孩子慧眼识珠,第一眼就看上我了?这怎么好意思呢?我还是没有工作的人呢?

看到女孩子一双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脸,颜春脸上发烧,但还是装着没有感觉。

“阿三(狗儿三)那是老乡啊?”

那狗儿三点了点头:“那是我从小最好的兄弟。”说话之际,一只手却是跟女孩子的右手给牵在一起了。

颜春脸更红了,这是个人都看的出,这狗儿三跟那女孩子有一腿,想必也就是男女关系吧?都恨不得找一条地缝给钻下去。自己怎么能对兄弟的女朋友有这种想法呢?自己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呢?

这女孩子也是一圆脸,长的跟狗儿三倒是有夫妻相。

“阿三,要不我帮去问问,那们裁床肯定不要人了,都没有多少货开了,现在这些也就刚好维持住一天八个小时的工作而已。”那女孩子亲热的叫狗儿三为阿三,这在颜春的意料之中。

颜春不解的看着狗儿三:“现在没有事做吗?”

“我们裁床也就几个加班的。而她是生产线的。现在生产线要天天加班。”

颜春留意了,狗儿三跟那女孩子的厂服跟别人的大多数的不一样,领上是黄色的。想必他们都是厂里的基层管理。颜春明白了,要是狗儿三不是什么管理要找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真还不容易。

见这女孩子这么热心,心里还是有几分感激?那也是狗儿三混的好。

狗儿三对颜春说:“别走远了,等一会儿有人来叫进来填表那是人事,去那吃个早餐,也就九点钟的样子到这里来,人事部招工的也就是要九点钟才开始招人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颜春不解。

“这大厂,每天都有几十人出,也每天都有几十人进来,进进出出的,很是正常,反正别走远了。”

颜春冲狗儿三点了一下头:“行。”冲他示意了一下:“女朋友在等。”

“也就几分钟,打了卡也就不怕,我们晚几分钟去也无所谓,现在有事不一样的。”想起了什么:“在家里好好的为什么要出来?”

“一言难尽。”颜春把自己遇上的事尽量简单的眼他说了一下,但那珠子进入自己身体的事他也就没有说,却是着重说那刘中的不是,硬把一个教授说成是逼–良为–娼的禽兽级别的存在。

“就安心在这做,我们部门进不了,就进生产线,那天天赶货,他们有许多鞋子是做不出来,有些车间没有事做,那是做鞋子不够高档。她是生产线的助理。”

“——”颜春喉咙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了一样难受。

——

(未完)

最快更新无错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!

头像

Author: admin

See all posts by (1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