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插逼幼幼

当白荀这样地说出来,楚慈就静静地看他:“你知道?” 白荀的年纪小,比楚颜还有小两岁,他不认为他会知道这种事情。 […]

当白荀这样地说出来,楚慈就静静地看他:“你知道?”

白荀的年纪小,比楚颜还有小两岁,他不认为他会知道这种事情。

但是白荀却耸了耸肩:“知道。不过我知道一些事情,你可能不知道一些事。”

楚慈皱眉。

白荀的眉眼忽然笑得挺桃花的,侧身坐在沙发背上很轻快地说出一句话:“忘了告诉你,我的女朋友就是楚颜。”

楚慈只当他胡说八道,睨他一眼,然后就做自己的事情了。

白荀的眸子挺深的,知道他不信,于是也不勉强直接就手抄着衣袋先回去了:“我休假两天。”

楚慈叫住他:“后天我父亲生日,到时去吃个饭。”

白荀立住:“我带女朋友去。”

楚慈略有些不悦:“别开玩笑了。”

白荀一下子就认真起来:“哥,我真有女朋友了。”

楚慈终于抬眼,皱眉之际白荀已经离开了。

炎热夏日清凉妹子居家生活在

等他离开,楚慈从抽屉里抽出一本书来,是顾明珠写的那本书。

他的手抚着封面,像是抚着那些疼痛的往事一样。

楚颜回来了,她身上似乎没有了伤痛,可是他把所有都锁在了这个抽屉里……

楚慈长长地吐出一口气。

只要她好,就行。

那边,白荀开车回去,他是个大流量男星,平时跟着的人不少,要想回家都得开车转几圈把人甩掉才行。

到了家里,楚颜不在,他一边叫她一边到处看,最后确定她大概是去弄公司了,这才自己倒在沙发上,开了电视和衣睡下。

他太累了,太过于忙碌的行程让他一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,长久下来身体自然吃不消。

这么一睡,就睡了四五个小时,醒过来时天都快黑了。

门口,站着楚颜。

她手里拎着菜,在看见他时似乎是惊讶了一下,然后就说:“回来了?”

他坐起来,头发乱乱地靠在沙发背上,这样看着年纪更小了些,像是20出头,十分有少年感。

楚颜把手里的东西放下,他就对着她招手:“过来。”

楚颜过去坐在他身边,白荀抱住她的腰下巴搁在她的肩上,“做饭给我吃,我饿死了。”

楚颜扳开他的手,扭身看他:“那你还这么久不回来?”

“忙。”他倒在沙发上,笑:“能休息两天。”

楚颜就踢了他一脚:“那还不给我去做饭?”

他做饭是比她做得好的,会很多菜色,楚颜答应和他在一起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不过他回国忙事业以后就很少有机会一起了。

白荀被她踢了一下,小声抱怨:“又是我啊。”

不过,他年纪虽然小两岁,却是十分迁就她,很快就生龙活虎地拿了菜去厨房了,楚颜坐在客厅里看着他忙碌的样子,不禁笑了笑。

她和白荀相处十分好,他是很让着她的。

有时,他会向她撒娇,但更多的是照顾她。

只是,相处时间很少很少……

等吃饭的空档,楚颜就拿出笔记本工作,白荀拿了杯水过来给她,她接过时他忽然说:“后天有个长辈生辰,你跟我一起去吧?”

生辰?

楚颜就愣了一下。

因为楚长河后天生辰……以前的每一年,他过生日小小的楚颜都会捧着蛋糕,唱着生日歌祝爸爸生日快乐,楚长河都会说他的颜颜好可爱。

楚颜垂了眸子,苦涩地想: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吧!

白荀一直看着她的表情,这时轻声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楚颜摇头:“没什么!就是想到一些别的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白荀轻声问她。

楚颜摇头:“没什么,公事。”

白荀低头,抵着她的额头:“后天,说定了。”

楚颜想了想,最后点头。

白荀就笑了起来:“看样子,我现在求婚你都会同意。”

楚颜踢了他一脚:“去做饭。”

他立即就欠欠地去了,一边做饭一边抱怨她凶巴巴的,说要换人换个温柔的小姑娘。

楚颜一边搞她的工作,一边就凉凉地说:“早就说了我脾气不太好。”

“是被宠坏了吧?”白荀随口答。

楚颜又是一阵恍惚,手停了下来自己都不知道——

宠坏了……也不算错,可是在被宠坏以后又狠狠一踩,从云端一下子就又掉入泥潭里,她连家也没有了。

楚颜分不清这些年,自己是得到了再失去,还是失去了又得到,总之那些过去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一场梦一样,有时半夜醒来她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十几岁懵懂不知的少女,可是脸上的泪告诉她,一切残忍都真实地发生过。

有多少次,她也熬不住想重回那个怀抱,没有羞耻心地求着他继续……要她,可是这种念头浮起来时她是真的羞耻。

楚颜,你已经不是那个家里的人了,你连喝一杯自己喜欢的奶茶的待遇都没有,你凭什么还妄想霸占人家的儿子?

而她,也不允许自己成为那样的人。

楚颜静静地垂了眸子,不愿意再去想那些,继续工作。

可是她却不知道,厨房门口,白荀横着双手抱在身前,安静地注视着她。

是,他部都知道。

知道她和楚慈的事情,知道她忘不了楚慈,所以他回来也让她回来。

他要治好她心上的病,要么勇敢,要么就和他在一起。

只要她愿意,他愿意一辈子照顾她,永远不会让她失望,永远不会让她有家以后又没有,永远不会让她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。

半个小时后,白荀把菜端到餐桌上,取下手套:“颜颜,吃饭了。”

楚颜放下手里的工作,闻着味道过去:“我来看看什么好吃的。”

“不就是你买的菜?”他笑笑,给她盛了一碗汤。

楚颜喝了一口:“怪好喝的。”

白荀笑笑:“有机会就给你做。”

他忽然就顿了一下:“如果你答应求婚的话,我就不在娱乐圈混了,回家开个小公司或者是当家庭煮夫你养我也行。”

“想得美。”楚颜轻哼:“我不养小白脸。”

白荀忽然就放下了手里的筷子,捧着她的脸,他越靠越近。

楚颜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热情给惊讶到了,双手抵在他的身前:“别闹,吃饭呢。”

他拿脸蹭她的脸蛋,像是小狗一样地讨好:“我这张脸不够吃软饭吗?”

楚颜受不了地扭头,笑:“够了,多找几个一起养你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他抱住她,面孔搁在她的颈窝里:“不要别人。”

楚颜拍拍他:“白先生,你24岁了,别成天和我撒娇。”

他却没有放开她,而是一把把她抱了起来,抱到之前的沙发上,一手挪开笔记本,把她按到沙发上亲……

“喂。”楚颜轻捶他的肩:“你怎么突然就……”

白荀没有说话,只是一遍一遍地吻她。

他很温柔,也很细腻,楚颜是不讨厌他的吻的,大部分时间会有享受到。

结束时,他埋在她的颈窝处喘一息,声音沙哑:“去吃饭。”

楚颜无奈:“你这……”

“24岁,很正常。”他喃喃地说,然后拍拍她:“你去吃饭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楚颜皱眉。

他……非得这样吗?

白荀生龙活虎地跳下沙发,走了几步又回头,有些恶劣地说:“要不,咱们试试?”

楚颜丢给他几个字:“去一你一的。”

白荀笑出一口好看的白牙,跑了。

楚颜整理了一下衣服继续吃饭,一边吃一边默默地想——

如果他真的有那样的要求,她大概是不会拒绝的。

她挺喜欢白荀,至少他是个靠谱的男人,即使他很年轻只有24岁。

他很火,很多小姑娘喜欢,他也会一连几天没有一个电话或者是信息,可是她是信他的,丝毫不会觉得他在大染缸里会有乱七八糟的事情,倒也不是说他多纯情,而是白荀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克制的人,虽然有时表面看着好像很不当回事儿。

大概十分钟,白荀出来了。

换了一套白色运动服,看着就很阳光,也挺俊美的。

他的皮相,向来很有本钱。

他坐下来,楚颜捏了捏他的脸:“看着挺嫩的。”

“别招惹一个24岁的男人。”他看她一眼,然后风卷残云一样地把饭吃掉,丢下筷子:“你洗碗。”

白荀可以做饭,但拒绝洗碗。

楚颜点头:“行,我洗。”

他又趁机要求:“一会儿别工作了,我们出去逛逛吧,我戴帽子和墨镜,像老夫老妻一样地去逛逛街。”

楚颜撑着下巴:“老夫老妻才不会去浴室。”

白荀就恼了:“我是尊重女性!别不知好歹!”

他把她的头扭过来,狠狠地咬了脸蛋一下,这才放过她。

楚颜嗷叫了两声:‘好好好,你放开我,我快不能呼吸了。’

他顺势地又吻了她一下,才放开。

放开时,两人的神情都有些那个……毕竟是年轻男女,相处很久了不可能没有一点儿感觉。

楚颜有些不自在,轻咳一声:“我去洗碗。”

他点头:“我去抽支烟。”

楚颜叫住他:“别抽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

“就一支。平时也是难受了熬不住才抽一支的,我有数。”他起身时揽住她,亲了她的发丝一下。

也只有这时候,楚颜才感觉到白荀是个很成熟的男人,而不是24岁会向她撒娇的男孩子,她一时分不清自己喜欢的是哪种他。

她去洗碗,另一边,白荀站在露台上,点燃一支烟。

他没有抽,因为她说对身体不好。

他总想着,万一,万一她最后选择的是他,他得留着这条命陪她。

陪着她到老,看着她头发变白,从小公主到老公主。

他愿意给她做一辈子的饭,但她必须洗一辈子的碗,他不会像楚慈那样把她宠成失去自我的人,因为一旦有一天他不得不离开,她也不会难过很久……

白荀把烟,放在栏杆上,静静地看着它燃完。

楚颜也洗完了碗,她过来看他,“我去换套衣服。”

他嗯了一声,随后就说:“我衣柜里有一套差不多的女款,你穿吧。”

楚颜唔了一声,就去他卧室的衣帽间找,很快就找到了。

她也没有再回自己的房间抱,就直接在他那儿换了,衣服脱了一半他就过来了。

白荀静静地看她,她看他一眼继续换……

他问她:“怎么不把东西搬这儿来?”

楚颜把衣服套好,轻声说:“我怕你不习惯。”

他过去,抱住她的腰,什么也没有说。

其实她在他这里换衣服,他过来她也没有避开说明她是真的……想和他过下去的。忽然间,他觉得或许……最后她会选择和他在一起。

“不是要去逛逛?”楚颜低语。

他笑笑,把帽子戴上,又戴了墨镜,捉了她的手出门。

上了车,他问她想去哪里。

楚颜想了想:“去南门街那里吧,以前和安西王沁时常在那里逛。”

其实这个时常,也只有一两次,那会儿她总是陪着楚慈,回到北城以后就极少有机会和安西在一起玩了,这会儿她想补上。

虽然,人都在,但王沁结婚了,安西更是有两个孩子,大家都从20岁到了26岁,并不是可以无所顾忌一个电话就能叫出来的了,顾虑总是太多。

楚颜心里想,能陪着她的,可能真的只有白荀。

白荀用手机定位,然后就开车过去。

这时候他像个标准的男朋友,而不是小她两岁的样子,发动车子时他忽然又说:“你带零钱了没有?”

楚颜嗯了一声:“带了。我还可以手机支付。”

他看着车况,笑得挺开心的:“那晚上回去我报答你。”

楚颜翻了个白眼,忍不住又问:“你到底吃没吃过肉啊?”

“在遇见你之前,小爷我顿顿大鱼大肉,遇见你之后我吃素了。”他没有个正形,楚颜干脆就不理他了。

一路上,就他贫嘴,说个不停。

但,倒是把关系拉到了他们在英国的时候,她才回来的生疏不见了。其实他是个挺会的男孩子,只要他想就可以搞定很多的女人,所以这会儿楚颜对他顿顿红烧也有些信了……

车子停下,白荀解开安带,轻哼:“我也很挑的!”

楚颜坐着,把头发束起来,侧头:“我知道了,就是没有吃过肉。”

他一下子就把她揽了过来,咬上一口:“再说试试。”

楚颜才想说什么,就被对面车的灯光刺到了。

她抬眼一看。

那车,挺熟悉的。

楚慈的车。

此时,楚慈坐在车里,车前灯大亮。脸色很不好看。

而她,横坐在白荀的腿上,搂着白荀的脖子。

就这样,四目相对,安安静静的。

许久,白荀把她的头拉下来,亲了她。

楚颜很紧张,一动不动……但她也没有推开。

此时推开,她会觉得对不起白荀,也会觉得……没有必要。

不过是,故人罢了。

头像

Author: admin

See all posts by (1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