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丝瓜视频app免费下载

日子就这样和和美美地度过了两日。 因为玄心与琉茵之前都已经学完小学的基础部分,所以长生与圣宁后来教导他们的,就 […]

日子就这样和和美美地度过了两日。

因为玄心与琉茵之前都已经学完小学的基础部分,所以长生与圣宁后来教导他们的,就是纯的中学部分。

小天几乎什么都都不会,但是只要一听,就马上什么都会。

梦灿也是冰雪聪明的,却不能有小天那样超高的领悟能力,尤其在文科,大家小考向圣宁教作文的时候,以前每次都是琉茵作文第一,现在却是小天作文第一。

梦灿课间趴在小天的课桌上,单手支着下巴,抬着一双水晶大眼望着他:“不是说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吗?”

小天从未想过,梦灿会这样近距离地挨着自己。

他耳根微红,点头道:“嗯。”

梦灿又问:“那为什么在诗词歌赋,还有作文的造诣上这么深呢?”

中学生的语文,许多阅读理解都有古言文,那些之乎者也文绉绉的东西,从小接受中西方教育的梦灿有些晕乎,但是小天只要遇上这些,就像是遇见了送分题。

尤其是作文,辞藻华丽而唯美,见解独到而新颖,每次都让梦灿惊叹不已。

梦灿的目光落在他的双手上。

她见过他的试卷,也读过,知道他的字写得超级好,就跟书法家一样好!

麻花辫少女的夏日回想

梦灿那一颗少女心啊!

就这样沉沦而不可自拔啊!

小天却被她这样崇拜的眼神盯得有些心虚。

语文的造诣,必然是需要常年的日积月累的,他活了这么多年,就算初时语文再烂,现在活得久了,久而久之积累的也就足够了。

他垂下目光,温声道:“可能是家父喜欢诗词歌赋吧!”

“父亲喜欢诗词歌赋呀?”梦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坐起身,一本正经地盯着他:“那是因为从小熏陶,所以才这么厉害?”

小天点头:“嗯,算是吧。”

梦灿又开始嘀咕:“那完了,书香世家啊,我们家是从商的,一般书香世家都会觉得做生意的人满是铜臭。”

而且,她的文学造诣不高,如果将来见了人家父亲,人家父亲跟她聊雨果,聊蒲松龄,聊泰戈尔,她……几乎不会背诵任何大家的任何著名段落!

小天瞧着她明明欢喜却又变得忧愁的模样,忍俊不禁地捏了捏她的小脸蛋:“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了?”

梦灿羞赧地摸着课桌,一遍遍地摸着,小天就静静盯着她的手指,咽了咽口水。

梦灿道:“我们也是同学了,也算是朋友了。我是想,万一以后有机会去家拜访,却跟父母没有共同语言,我就挺丢人的。”

她想了想,又道:“不过,我弟弟很厉害,他是个学霸!我爹地因为重女轻男,舍不得我日夜苦读,就让我活得随性洒脱些,后来去了国外的学校。”

“如果是为了见我父母的问题,那完全不需要担心。”小天忽然变得极为认真,望着她的眼神也专注无比:“因为他们……不会找的麻烦的。

我从不觉得商人就一定满身铜臭。

真正衡量一个人是香还是臭,无关他的职业、国籍、性别等等,而是关乎于他的灵魂。

行善者灵魂清香,血液甜美。

行恶者灵魂恶臭,血液浑浊。

我知道的灵魂是清香的,血液也是甜美的。”

梦灿根本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她愣了一下,抱了抱手臂,尴尬地笑着:“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样说,只当是在夸我。”

“自然是夸的。”小天笑了。

长生走上讲台,开嗓:“上课了,同学们坐坐好。”

梦灿一咕噜爬起来,坐在小天身边,而且做的端端正正的。

长生噗嗤一笑:“乔梦灿同学,的课桌在那边。”

梦灿一惊,这才发现自己贴着小天坐在同一张课桌前,红着小脸,惊慌失措,仓皇而逃……

“呵呵呵~”

小天忍不住轻笑出声。

这丫头,真的太可爱了。

而梦灿去而因为这一道笑声,忽然明白过来什么。

午餐前,趁着去洗手间的时间,梦灿拉着圣宁就道:“凝一个结界!”

圣宁不明所以,见她如此慌张,便照做了。

结界之下,梦灿有些心慌地望着她:“我好像……”

圣宁:“什么?”

梦灿:“我好像找到了之前那个……那个对我笑的……”

圣宁瞧着她支支吾吾的样子,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其实这几天的相处中,圣宁也在想,小天不可能一直不那样窃笑,所以暴露是早晚的事情。

“终于被发现了。”圣宁搂住梦灿的肩膀,笑着道:“其实吧,这件事情,说起来有点误会。

一开始呢,我们并不知道他喜欢,也不知道他会对这么关注,事事帮着。

过来找我帮忙的时候,我还真以为被什么脏东西盯上了。

后来,来了寝宫,小天也找了过来,还跟我父皇聊了,我们才知道,原来小天喜欢!”

梦灿听着,只觉得自己脑子在打结:“啊?这……他喜欢我?可是,他怎么会笑,怎么会像是随时随地能看见我,他……他是人吗?”

圣宁转过她的身体,面对着她,盯着她,一字一句:“不是。他是神!”

梦灿:“……”

圣宁指了指天空:“他是天上的神,不知道为什么,被吸引了目光,动了凡心,所以自愿守护着。

不管有什么样的心愿,他都会帮达成。

为了能跟多多相处,也来到这里学习。

我这么说,现在懂了吗?”

梦灿懂了。

年轻的小姑娘脑洞本就大,接受这些很快。

只是,他喜欢她?

他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喜欢她?

梦灿捂着发烫的小脸,满脑子都是这几句话。

她忽然明白过来:“所以,那天一起泡澡的时候,才会跟我说那样的话。”

圣宁:“对。”

圣宁撤了结界:“洗手出去吃饭了,再不出现,该惹人怀疑了。”

梦灿站在洗手台前,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觉得,她要疯了:“一一,帮帮我,我这个样子,根本没有办法出去见人。”

圣宁诧异地回头看了她一眼,噗嗤一笑:“用冷水洗一下就好了!”

梦灿拧开水龙头,用冷水冲脸。

冲了几次,发现自己的脸本像红苹果,现在稍稍退了些,她这才出去。

餐桌上,众人入座。

小天显然对凡间的食物非常感兴趣,一到吃饭的时间他总是特别积极。

梦灿走过去的时候,他微笑着:“快过来坐,已经帮盛好汤了,今天是鸽子汤,很鲜美。”

梦灿刚要过去,可听见他的声音,小脸又烫了起来。

想起之前在镜子里看见的自己,她恨不能低下头不要抬起来。

圣宁悄悄帮她施了法术,让她的脸凉了下来。

“咦。”她感觉到凉意,抬头,就迎上圣宁含笑的目光。

梦灿心里一松,大大咧咧地在小天身边落座,喝了口汤,她也开始给小天布菜,小天也给她布菜。

小澈跟圣宁自然是不用说的,每次菜一上桌,小澈就不管不顾地先把每一道菜里最精华的部分取出,放在圣宁的盘子里,然后端给圣宁。

他从不管别人的眼光,他只要圣宁吃最好的。

为此,圣宁教育了他很多次,他每次都笑着答应,下次还是霸道地给她最好的。

玄心跟长生则是脑袋挨在一起,一边吃,一边讲着悄悄话,俨然热中的小情侣。

琉茵长叹一声:“唉!们一对一对的,可怜了我这条单身狗!每到吃午饭的时候,都是本宫最难以下咽的时候啊!”

长生等人纷纷打趣她,说她一到放学就是跟洛晞侬我侬的时候。

唯有梦灿垂下头,小声道:“我,我……我跟小天,我们……”

想说我们还不是一对呢。

可是,说不出口。

想说我们是快要在一起的一对呢。

可是,更说不出口。小天淡定地在一边道:“承琉茵公主吉言!”

头像

Author: admin

See all posts by (149)